今晚,在麦当劳,坐了一个多小时,读了半本西语故事书,这本书十六个墨西哥故事,我从后往前读,总共读了八个故事,至少五六千字,也许七八千字,因为每篇故事都是两页,甚至两页半。

五月份最早开始读的时候,每次只能读一篇,咬牙瞪眼,还挺费劲。很多单词都要重复好几遍才能读准。然后,慢慢地,可以一次读两篇故事,持续一段时间后,可以读三篇,然后。。。

 

收到一封邮件,居然是一位墨西哥Huarache凉鞋研究爱好者,使用google翻译软件给我发来的,真是出乎意料。他是看了我2008年6月20日的博客,然后来找我寻求线索的。
2008年6月20日的博客链接和照片。
http://www.zhangxiaodong.org/article.asp?id=27

 


前段时间,看了"拉丁美洲文明"(郝名玮 徐世澄 著),其中专门有一部分,介绍的是拉美现代文明,之中有一个章节,是介绍近现代拉美电影的。今天看了一部电影,万福玛利亚Maria Full of Grace。多看书,还是很有用,能提供很多线索。而某些线索,仅仅靠互联网上别人的介绍点评,是很难发现的。

获奖纪录

 

昨晚,夹着三本西语书溜进麦当劳,找个地方坐下。从晚上八点多,一直坐到快十二点,学习状态不错,吃面条一样呼噜呼噜又进去至少几十个单词。最后,在太太几次催促电话要求之下,才回了家。

经常变换学习地点,对学习新知识也很重要,虽然旁边经常很嘈杂,但正好我也可以出声朗读,而且学累了,还可以听听别人在说什么作为休息。旁边食客变幻,也是对我的新鲜刺激。

 

最近,继某些人下一盘很大的棋,和某些人编织一场很大的梦之后,我正在造一艘很大的船。语言,是我的诺亚方舟。汉语就不用提了,英语也不用提了,这两条船都造好了很多年了。

现在,我正在造西班牙语的大船,将来能载我奔向几十个西语国家。狡兔三窟,首先得会说话,否则去了也是聋子哑巴。

 

昨晚,又看了一遍"谜一样的双眼" El secreto de sus ojos (2009) ,这部电影的名字,直译应该是"你们/他们眼中的秘密",学了一段时间的西班牙语,还是多认识了几个字的。


昨天主要是为了练听力。几年前看过,回头重看,能听懂的已经不少了,比如casado, marido, jefe, sorpresa, tren, estacion, 等等。电影对话的语速还相对慢一些,比我自学的那本故事书里的听力要慢,句子也更短。

 

接着说那天教堂里的故事。


那位站在讲台的女士,正在和大家分享她的经历。我一开始以为,她是个牧师,听着听着,听明白了,她就是一名普通信众。她讲的是,她和她丈夫去年和今年的经历。我没听到开头,进教堂坐下后,听到她讲她丈夫的颅骨,在干活时被掉下来的什么东西砸了,造成颅骨凹陷。这简直是飞来横祸,拉着她丈夫到医院,医生说要手术,她一开始也准备同意,签字给丈夫做手术。但做手术有三种风险,一是当场死亡,二是变成植物人,三是造成瘫痪。她也很矛盾。其间,回家了一次,她的侄子给她打电话,安慰她,并且建议如果保守治疗,就先保守治疗。她向医生请教,医生说保守治疗也可以,如果病情恶化再来就医。

 

移民大潮本来就波澜壮阔,如今再加上极为严重的空气污染,有识之士和有能力的人士,再不移民,更待何时呢?

赶紧,化悲痛为力量,化污染为力量,物色个干净点的国家去爱吧。(完)

此事精彩之处,在于女主角纪英男,原是电视从业者,喜欢用视频记录,结果,我看到了一张让我印象极其深刻的照片,一个相当精致的蛋糕,上面镶嵌着一只红色的可食用的话筒。我真的很佩服这个蛋糕创意,虽然这只是一个贪腐案例的一个细节。

 

傍晚,天色还亮,远处的晚霞,飘荡在天边。在小区花园里,坐在水泥凳上,我大声朗读了四篇西班牙语故事。念得有点饱了,起身回家,取出我新买的橄榄球,准备在楼下找找人,和我一起玩球。墨绿色T恤,牛仔短裤,脚上一双拖鞋,本来想穿运动鞋,嫌麻烦,没穿。

这个新小区,突出的特点就是人少,像是在美国。下楼,抬眼望去,零星几个人。单手五指捏住橄榄球,往小区大门慢慢走,一边走一边踅摸,物色我的"猎物",只是,我不是路边的房产中介,也不是发小广告的,或者街边卖东西的。

 


自制的面包,是物质粮食。吃了。另吃西红柿和杏若干。

自选的好书,是精神粮食。看了三本书,朗读四篇西语文章。

 

今天,七月一日,先在首图的官网上查了一下,看看我是不是该还书了,嗯,是该还了。不经意间,瞟见网页上另一条消息,首都图书馆正在搞百年正文,就凑热闹写一篇,真是有感而发。这个标题,就是借完书,走出图书馆的时候想好的。

先说借书的事情。我拎着提包,到了首都图书馆,先去还了十本书,然后又借了十二本书。真没白糟蹋这张图书证,封顶借书量是十八本。

 

  • 1